3150 Chester Avenue, Cleveland, OH 44114

(216) 566-9908

(216) 566-1125

©2017 by Margaret W Wong & Associates. 黄唯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2019年8月14日, 国土安全局公布了关于公共负担不予受理的最终新规。新规于2019年10月15日起正式生效。此新规是对INA中关于不受理项目的重新解释。此条款在INA 第212(a)(4) 条中的解释为:任何申请入境美国以及、或者调整身份的人如果被认定“有可能成为公共负担”,则其不符合入境或调整...

公共负担不予受理新规

October 15, 2019

X女士是通过与美国公民的婚姻而获得了两年的条件绿卡。但是持有绿卡一年多后就与先生有了婚姻问题,不得不分居并面对离婚。X女士因此也非常担心独立无法申请十年绿卡。她找到了我们并与黄唯律师做了电话咨询。咨询后她决定将I-751,即申请移除绿卡的两年限制条件,交于我所处理。

克利夫兰总部的Brian Mare...

以离异身份申请I-751

July 29, 2019

Z女士来到美国后自己递交了以计划生育迫害为基础的政治庇护。案子最后被转到法庭上,需要上庭。她找到黄唯律师楼希望我们能够帮助她继续下去自己的案子。纽约办公室的William律师接手了本案。从递交律师代理表到上小庭,从小庭再到大庭,Z女士等待了两年。在上庭之前半年,William律师跟Z女士合作收集了所...

因计划生育迫害而获得政治庇护

July 2, 2019

1/1
Please reload

Our Recent Posts

Tags

一波三折的庇护到绿卡

January 21, 2019

在中国的恐惧

 

我们的客户石女士(化名)于1972年出生在中国北方。她在中国认识了现任丈夫并登记结婚。他们婚后生有一个女婴。由于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她被迫接受宫内节育器的生育控制。在其中一次检查中,办公人员发现石女士的宫内节育器已经脱落,并且她已怀孕。在那之前,她自己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快乐很快变成了恐惧,因为她被强行带到另一个房间,婴儿在未经她同意的情况下被流产,事情甚至在她告诉丈夫之前就发生了。医生随后再次为石女士上宫内节育器。她和她的丈夫非常想再生一个孩子,但是害怕如果被发现怀孕会发生什么。在朋友家里,政府人员找到了他们。他们再次将她带到医院并进行了强制手术。并第三次为石女士植入宫内节育器,事后警告她,如果她怀孕或再次取出宫内节育器,她将被结扎.

 

庇护和麻烦

石女士知道她必须逃离压迫性的中国政权,所以她逃到了美国。在另一位律师的帮助下,她获得了庇护。然而,在她的庇护听证会后的第二天,她的律师被指控有不当行为。其中,美国国土安全部称她的庇护受到质疑,她无法获得绿卡。

 

最后的绿卡

石女士来到Margaret W. Wong&Associates为她而战。我们的律师Fabiola Cini接受了她的案子。她的绿卡申请因她的前律师的不当行为而停滞不前。她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并且真的害怕。我们提交了一份Mandamus诉讼(即提告移民局和政府),以使这一过程再次发生变化。我们与客户和政府合作,为她的绿卡扫清道路,克服证据要求和拒绝通知。由于我们的辛勤工作,石女士最近收到了她的绿卡。她和她的家人现在可以在美国生活,因为他们抚养女儿时已没有恐惧。

 

阅读更多我们的Mandamus和绿卡成功案例!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