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0 Chester Avenue, Cleveland, OH 44114

(216) 566-9908

(216) 566-1125

©2017 by Margaret W Wong & Associates. 黄唯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2019年8月14日, 国土安全局公布了关于公共负担不予受理的最终新规。新规于2019年10月15日起正式生效。此新规是对INA中关于不受理项目的重新解释。此条款在INA 第212(a)(4) 条中的解释为:任何申请入境美国以及、或者调整身份的人如果被认定“有可能成为公共负担”,则其不符合入境或调整...

公共负担不予受理新规

October 15, 2019

X女士是通过与美国公民的婚姻而获得了两年的条件绿卡。但是持有绿卡一年多后就与先生有了婚姻问题,不得不分居并面对离婚。X女士因此也非常担心独立无法申请十年绿卡。她找到了我们并与黄唯律师做了电话咨询。咨询后她决定将I-751,即申请移除绿卡的两年限制条件,交于我所处理。

克利夫兰总部的Brian Mare...

以离异身份申请I-751

July 29, 2019

Z女士来到美国后自己递交了以计划生育迫害为基础的政治庇护。案子最后被转到法庭上,需要上庭。她找到黄唯律师楼希望我们能够帮助她继续下去自己的案子。纽约办公室的William律师接手了本案。从递交律师代理表到上小庭,从小庭再到大庭,Z女士等待了两年。在上庭之前半年,William律师跟Z女士合作收集了所...

因计划生育迫害而获得政治庇护

July 2, 2019

1/1
Please reload

Our Recent Posts

Tags

从OS(定期报到)到获得绿卡自由出行

June 16, 2016

     我们的客户JL是中国公民。他于1995年入境美国并作为“到达外国人”得到假释。不幸的是他的前律师于1998年输掉了他的案子,而他被下令递解,离开美国。

      虽有递解令,但是生活还得继续。JL先生在美国随后结婚并创建了自己的家庭。但是这一切也并不容易。因为按照印第安纳波利斯ICE的要求,他必须每六个月就去报道一次。他有可能随时被递解。这种挣扎和不安全感让他和家人倍感压力。

       2015年12月, JL 先生给家人准备了最好的圣诞礼物,那就是他约见了黄唯律师并委托我们代理他的案子。在移民界,经验、知识和运气是通往成功的三大关键因素。 黄唯律师立即从法庭调出了客人的档案并找到了对他案子最有利的方案。 2016年1月,在其爱人递交的I-130的基础上我们递交了I-485。随后又递交了工卡I-765申请。我所经验丰富的律师助理Yongjun在律师的指导下顺利递交了所有申请。2016年10月,移民局在Indiana安排了面见。我所律师Richard Drucker当时陪同去面见。随后I-485成功获得批准。JL先生和家人在压力和恐惧中煎熬了20年后终于拿到了绿卡,他们激动的热泪盈眶。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因为之前的递解令还记录在移民局的系统里,所以客人无法自由出行去境外。为此,黄唯律师和助理Albion向BIA联邦上诉委员会递交了终止递解令的申请并在2017年2月获得批准。 JL先生终于可以回中国探望他的家人或带孩子爱人去别的国家旅行了。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