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0 Chester Avenue, Cleveland, OH 44114

(216) 566-9908

(216) 566-1125

©2017 by Margaret W Wong & Associates. 黄唯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2019年12月6日星期五,美国公民与移民服务局(USCIS)宣布他们已经成功地对新的H-1B电子注册流程进行了试点测试,并将在接下来的H-1B 配额抽签中实行此流程。在即将到来的2021财年提交H-1B CAP申请的雇主必须参与新的电子注册流程。

首先,什么是H-1B?

H-1B签证是非移民工作签证。...

关于H-1B的最新信息

December 9, 2019

2019年8月14日, 国土安全局公布了关于公共负担不予受理的最终新规。新规于2019年10月15日起正式生效。此新规是对INA中关于不受理项目的重新解释。此条款在INA 第212(a)(4) 条中的解释为:任何申请入境美国以及、或者调整身份的人如果被认定“有可能成为公共负担”,则其不符合入境或调整...

公共负担不予受理新规

October 15, 2019

X女士是通过与美国公民的婚姻而获得了两年的条件绿卡。但是持有绿卡一年多后就与先生有了婚姻问题,不得不分居并面对离婚。X女士因此也非常担心独立无法申请十年绿卡。她找到了我们并与黄唯律师做了电话咨询。咨询后她决定将I-751,即申请移除绿卡的两年限制条件,交于我所处理。

克利夫兰总部的Brian Mare...

以离异身份申请I-751

July 29, 2019

1/1
Please reload

Our Recent Posts

Tags

March 25, 2019

L女士出生于中国。她曾在中国练法轮功而遭遇迫害。被逼无奈之下于2006年来到了美国并申请了政治庇护。很不幸的是她的政庇申请被否决,上诉也为成功。就这样,她被下了递解令。

虽然身份没着落,但是她至少还有丈夫和女儿给予些许安慰。由于丈夫是美国公民,他申请了I-130,并被批准。但是由于递解令,L女士无法直接申请绿卡。

在这种情况下,她找到了我所。因为她的I-130已经被批准了,所以我们接下来就是递交I-212,即驱逐或递解出境返美许可申请。我们向移民局递交了很多资料来证明L女士若被驱逐,那么她的美国公民身份的丈夫和女儿将会遭遇极度的困难。他...

June 12, 2018

李先生的父母亲来美国很多年了,他们为李先生申请了亲属移民。多年的等待,排期终于到了,可没想到领事馆面见后,案子被拒绝。原因是李先生曾经有过未婚夫(妻)签证被拒绝的情况。李先生找到了我们,律师根据他的家庭情况,帮助他成功的申请的豁免,通过了面见并顺利的来到的美国。我们由衷的高兴他们能够家人团聚。

March 29, 2018

这位客户在美国驻埃塞俄比亚领事馆进行了面签并获得了移民签证。但是因为对美国移民法的不了解,他在入境美国前结婚了。随后用绿卡他在美国生活了很多年并递交了归化入籍申请。此申请在审理当中,移民官发现他早已违反了移民法,他的绿卡按理已经无效而且他应该立即就被递解。我所律师为客户做了豁免的辩护。在几番庭审后,检方终于跟我们达成一致。法庭宣布批准豁免并保留其绿卡。

December 6, 2017

李先生是我所老客户,从2008年到2017, 从无身份到公民身份。我们一直陪伴左右。
李先生是在20年前用旅游签证入境美国的。2008因为犯罪案件而被监禁继而假释,刚成为公民的妻子找到了我们代理李先生的案子。我们立即递交了I-130,批准后又递交了I-485和工卡申请。 工卡很快就批准了。随后李先生又因另一起犯罪案件而被逮捕。就在多起犯罪案件和移民案件复杂的交织中,我所律师为他不断更新工卡、申请豁免、上庭。在这场持续了几年的复杂漫长处理程序后成功为他赢得了绿卡。三年之后他再次找到我们帮他申请公民入籍。此案也顺利结束。李先生现在是一位...

November 20, 2017

侯女士很多年前用旅游身份入境美国并留在了这里。她于2016年5月来到我们加州办公室进行咨询。当时她因为I-601被否决、工卡也过期而很绝望。我们当即建议她上诉。我们让她尽快准备上诉材料并在签合同的第二天递交了I-290B。随后我所Francis律师递交了上诉。在等待上诉结果期间,我们还递交了工卡更新。随后上诉和工卡都获得批准。我们紧接着递交了I-485身份调整申请,并在3个月后获得批准。候女士非常开心!

November 17, 2016

客户M先生是通过美国公民的母亲申请而合法移民来到美国的。在母亲申请他之前,他与妻子离婚了。在移民美国后没几年他又跟爱人复婚了,并尝试为爱人和孩子申请绿卡。这是美国移民局怀疑他之前是假离婚并要求取消他的绿卡拥有权。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找到了我所律师。我们的团队整理并向移民局递交了相关文件,而且还准备了上庭的材料。 M先生最终在2016年通过了豁免条例(237)(9)(1)(H).

他终于不用担心绿卡被收回或被递解回中国了。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