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0 Chester Avenue, Cleveland, OH 44114

(216) 566-9908

(216) 566-1125

©2017 by Margaret W Wong & Associates. 黄唯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2019年12月6日星期五,美国公民与移民服务局(USCIS)宣布他们已经成功地对新的H-1B电子注册流程进行了试点测试,并将在接下来的H-1B 配额抽签中实行此流程。在即将到来的2021财年提交H-1B CAP申请的雇主必须参与新的电子注册流程。

首先,什么是H-1B?

H-1B签证是非移民工作签证。...

关于H-1B的最新信息

December 9, 2019

2019年8月14日, 国土安全局公布了关于公共负担不予受理的最终新规。新规于2019年10月15日起正式生效。此新规是对INA中关于不受理项目的重新解释。此条款在INA 第212(a)(4) 条中的解释为:任何申请入境美国以及、或者调整身份的人如果被认定“有可能成为公共负担”,则其不符合入境或调整...

公共负担不予受理新规

October 15, 2019

X女士是通过与美国公民的婚姻而获得了两年的条件绿卡。但是持有绿卡一年多后就与先生有了婚姻问题,不得不分居并面对离婚。X女士因此也非常担心独立无法申请十年绿卡。她找到了我们并与黄唯律师做了电话咨询。咨询后她决定将I-751,即申请移除绿卡的两年限制条件,交于我所处理。

克利夫兰总部的Brian Mare...

以离异身份申请I-751

July 29, 2019

1/1
Please reload

Our Recent Posts

Tags

December 6, 2017

Y先生来自香港。30多年前用旅游签证入境美国后就再也没离开。在雇佣我们之前申请过一次十年绿卡但是被否决了。移民法官批准了自愿离境。客户随后在BIA 提出上诉但是也被否决。 在跟黄律师咨询时,之前的整个案件都已经结束十年以上了。
我们帮他递交了以美国公民儿子为申请人的I-130并在批准后申请了联合开案和终止法庭程序,几个月后此申请被批准。我们立即递交了身份调整申请表I-485以及工卡I-765 和旅行证I-131。很快他们就拿到了工卡和旅行证的批准信。在递交申请10个月后我们收到了I-485面见通知,我们所律师对他们做了详细的培训和准...

June 16, 2016

     我们的客户JL是中国公民。他于1995年入境美国并作为“到达外国人”得到假释。不幸的是他的前律师于1998年输掉了他的案子,而他被下令递解,离开美国。

      虽有递解令,但是生活还得继续。JL先生在美国随后结婚并创建了自己的家庭。但是这一切也并不容易。因为按照印第安纳波利斯ICE的要求,他必须每六个月就去报道一次。他有可能随时被递解。这种挣扎和不安全感让他和家人倍感压力。

       2015年12月, JL 先生给家人准备了最好的圣诞礼物,那就是他约见了黄唯律师并委托我们代理他...

October 12, 2012

 一位中国人在上诉法庭上诉失败后很快被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带走。我们在第二天马上向第六巡回法庭提出了上诉,要求重新审理其案件。但一天早上客户从芝加哥机场打电话告诉我们ICE马上要把他遣返回中国。我们的律师立刻联系了ICE的负责官员,以及在芝加哥机场ICE工作人员,请求暂缓遣送等待第六法庭的决定。我们的律师同时还联系了第六巡回法庭要求紧急裁决动议,因为遣返迫在眉睫。不出一个小时,第六巡回法庭进行了裁决并且批淮了我们的申请。我们成功地在客户登机之前阻止了遣返!
 

November 10, 2011

  一位中国籍客户的上诉被移民上诉法庭否定,并在当天就被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带走。由Scott Bratton律师带领的团队即刻向第六巡回法庭递交了审核请愿,停止递解被批淮。一被批淮,Jason Lorenzon律师就联系了ICE和遣返部门,并与他们协商允许客户定期到ICE报到,这样他便可以从监狱释放了。Lorenzon律师于下午1点联系了ICE官员,1点半拜访了该官员,3点我们的客户被释放,ICE同期他定期到ICE报到。只要能为我们的客户免去牢狱之灾,我们的团队不辞辛苦。
 

June 10, 2010

  一位客户的政治庇护案件被移民法官否决,我们因此被该客户聘请为其向移民上诉法庭(BIA) 上诉。我们递交的上诉申辩写道移民法官关于客户庇护陈诉不可信的裁决是不正确的,因为客户已经证实了过去所受的迫害,而且移民局也没有否认将来被迫害的推定。BIA移民上诉委员会赞成我们的辩护,并将案件发回给移民法官重审。在2009年11月,原审法官批准了我们客户的政治庇护案。

November 18, 2009

  一客户因盗窃于1996年被判有恶性重罪。但是被判罪后仍然好几次成功地离开和重返美国。在2009年6月,在她从一次出国旅游返回美国时被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截停,并发现她不被允许入境,于是她被送交驱逐程序。于是我们为其递交了取消控罪的动议,但州政府反对此动议。2009年10月,法官就此事确定了举证上庭的时间。在听取了证据和申辩之后,客户长达13年的控罪被取消,对该客户的递解得以中止。此案由Scott Bratton律师处理。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