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0 Chester Avenue, Cleveland, OH 44114

(216) 566-9908

(216) 566-1125

©2017 by Margaret W Wong & Associates. 黄唯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2019年12月6日星期五,美国公民与移民服务局(USCIS)宣布他们已经成功地对新的H-1B电子注册流程进行了试点测试,并将在接下来的H-1B 配额抽签中实行此流程。在即将到来的2021财年提交H-1B CAP申请的雇主必须参与新的电子注册流程。

首先,什么是H-1B?

H-1B签证是非移民工作签证。...

关于H-1B的最新信息

December 9, 2019

2019年8月14日, 国土安全局公布了关于公共负担不予受理的最终新规。新规于2019年10月15日起正式生效。此新规是对INA中关于不受理项目的重新解释。此条款在INA 第212(a)(4) 条中的解释为:任何申请入境美国以及、或者调整身份的人如果被认定“有可能成为公共负担”,则其不符合入境或调整...

公共负担不予受理新规

October 15, 2019

X女士是通过与美国公民的婚姻而获得了两年的条件绿卡。但是持有绿卡一年多后就与先生有了婚姻问题,不得不分居并面对离婚。X女士因此也非常担心独立无法申请十年绿卡。她找到了我们并与黄唯律师做了电话咨询。咨询后她决定将I-751,即申请移除绿卡的两年限制条件,交于我所处理。

克利夫兰总部的Brian Mare...

以离异身份申请I-751

July 29, 2019

1/1
Please reload

Our Recent Posts

Tags

June 6, 2019

M女士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也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无奈在中国,家庭暴力并不被警察重视,施暴者不会受到惩罚。M女士的丈夫不仅常常暴力殴打她,还赌博成性,终招致高利贷人追债上门。为了自己的安全,也为了孩子们的前途,M女士最终决定离开中国,前往美国。

M女士在入境美国之前被墨西哥黑社会所控制,在精神上和身体上备受折磨和凌辱。但最终还是设法入境了美国并来到了纽约。她在到达纽约后就立即找到了我所寻求帮助。黄唯律师立即建议申请政治庇护。

我所律师及时的一年期到来之前递交了申请。两个月后我们收到了政治庇护面见通知。纽约办公室的Joseph Fungsan...

March 19, 2019

Y先生因为在中国练法轮功并散发法轮功材料而被警察逮捕、殴打并被劳改十天。他随后来到了美国寻求政治庇护。黄唯律师详细解释了政治庇护的申请条件以及所需资料,其中包括自述信应该如何详尽的写、朋友和家人如何给予帮助、任何有关逮捕的文件、照片等等。我所对与案件有关的陈述信、资料等做了详尽的翻译和准备后递交了申请。在申请正在处理的过程中,我所一直负责申请和更新Y先生的工卡。

在收到政治庇护办公室的面见通知后,我们的律师和助理以及翻译跟Y先生详细的过了一遍所有的已经递交上去的资料、更新并纠正了信息、并进行了多次的面对面培训。由于递交申请和面见之间已...

March 4, 2019

C女士出生在中国北方。与丈夫婚后育有一女。因计划生育政策,生育后她被迫带节育环并要求定期检查。在一次常规检查中,计划生育部门发现她因节育环脱落而再次怀孕。C女士自己都直到那时才知道自己怀孕了。然后她都没有来得及通知丈夫,就被立刻带到另外一个房间被强制人工流产并被再次带上节育环。为了再拥有一个孩子,她在第三次怀孕后偷偷躲到了朋友家,但是还是不幸被发现并再次进行了强制人工流产。

后来她来到了美国并在一位律师的帮助下获得政治庇护申请。但是在此之后她的律师被指控不法行为,而她的政庇申请也遭遇了国土安全局的质疑导致她一直无法申请到绿卡。

她找到我...

March 4, 2019

这位来自大陆的女士是通过B2旅游签证入境美国且逾期居留。在递交了以一胎化政策遭遇强制堕胎的迫害为基础的政庇申请后,在面见当天被ICE(移民执法局)逮捕了。她被逮捕的第二天就找到了我们。我所律师立即递交了保释动议。一周后,律师出席了保释庭。上庭当天,客户就以5000美金保释金被顺利保释出来。

接下来,我们递交了终止递解程序的动议并在下一次的庭上递交了新的政庇申请。几个月后的再一次上庭,我们又递交了政庇申请补充资料。在上庭当天还出现了法庭无中文翻译的情况。随后律师申请安排新的出庭日期并在最终一次上庭时获得政庇的批准。上庭律师为纽约办公室w...

January 21, 2019

在中国的恐惧

我们的客户石女士(化名)于1972年出生在中国北方。她在中国认识了现任丈夫并登记结婚。他们婚后生有一个女婴。由于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她被迫接受宫内节育器的生育控制。在其中一次检查中,办公人员发现石女士的宫内节育器已经脱落,并且她已怀孕。在那之前,她自己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快乐很快变成了恐惧,因为她被强行带到另一个房间,婴儿在未经她同意的情况下被流产,事情甚至在她告诉丈夫之前就发生了。医生随后再次为石女士上宫内节育器。她和她的丈夫非常想再生一个孩子,但是害怕如果被发现怀孕会发生什么。在朋友家里,政府人员找到了他们。他们再次将...

December 18, 2018

C先生来自福州。在26岁的时候遇到了他的妻子。妻子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婚后他也进行了受洗成为了基督徒。随着妻子怀孕并经历了艰难的生产后,C先生对基督的信念愈加强大。他渐渐觉得妻子和他常去的教会并没有遵循真正的基督宗旨,而只是政府来控制大众的一个工具而已。

于是C先生开始参加地下教会,可是很快警察就查到了他们并逮捕了他。他被关了15天并罚款1万元。警察警告他不要再参加地下教会,否则会被罚的更严重。C先生并未因此而停止他追求宗教信仰的自由。

不久后警察再一次突袭他们。这次他侥幸逃走了。但是警察去了他家和公司去找他。他开始感觉到面临的危险。他...

October 31, 2018

 Y女士来到我们纽约办公室见黄律师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的,因为她当时的律师告诉她说她的政治庇护是赢不了的。她当时离上大庭只有三个月了,可她内心忐忑不安,毫无头绪。我们在接手案子之后迅速将所有的资料从前律师那里调过来,然后由William律师详细研究了之前递交的所有资料并找出纰漏和问题一一解决。随后又让Y女士补充了很多新的重要文件。在上大庭之前,William律师前后培训了她三次,每次都长达好几个小时以保证她了解法庭上的程序以及各类问题的答案,,律师甚至强烈要求她丈夫从中国来美国上庭帮她作证。她的大庭相比大部分的案子很快很顺利的结束了...

October 23, 2018

N女士出生在中国福建省。她在结婚后被丈夫抛弃,而政府又不同意她离婚。她因此而备受心理煎熬。在朋友的引荐下她参加了摩尔门教会,并重获平静内心。之后她再次申请离婚并顺利获得批准。在参加教会后,她的慢性失眠症和头痛症都逐渐消失,她对生活又充满了希望。

N女士很清楚中国政府将所有的地下教会都视为会让人疯狂的邪教,但是她却感受到自己是备受欢迎的。有一天,警察突然闯进他们集会的地方,将她和其他同伴都拘留了。她被关押在一个很小的拘留室,有时候连一张床或椅子都没有,有时候是独自被 关押,有时候跟其他人一起。她被殴打到她同意写一封将来再也不参与教会的信...

June 12, 2018

I女士出生在洪都拉斯,两岁时遭父母遗弃,她只能与具虐待习性的叔叔及家人一起生活。三岁时,他开始在夜间猥亵I女士,这一凌辱一直持续到八岁。他同时殴打、烧伤并威胁I女士,从而完全控制她。他警告说,如果I女士告诉别人,他会杀死自己的儿子——I女士以为是她的兄弟。更糟糕的是,她的叔叔经常邀请危险的街头帮派成员来家中举办派对,这对她和亲人的生命造成了实际威胁。

感到完全绝望并无法逃脱,I女士企图自杀。幸运的是,她的阿姨救了她。在她14岁的时候,她决定离开。I女士存到了所需的费用并来到了美国。在接下来的三年里,她学会了英语,从高中毕业并被大学录取...

May 22, 2018

S女士是于2012年从洪都拉斯来到美国的。她的前夫在洪都拉斯是黑社会成员,她遭受过来自前夫的严重的精神和身体上伤害。她被拳脚踢打,烧伤,性虐待甚至胳膊上被枪伤。S在2013年开始寻求帮助希望获得重生。最初,她无法申请到工卡,因为她递交政治庇护申请时已经超过了规定的一年期限。但是她弟弟在洪都拉斯被残忍杀害后,她和她的家人的处境非常危险。法院决定审理她的申请。经过漫长的五年和无数的准备, S女士终于在2018年获得了政庇批准。她目前正在申请绿卡并想办法将还在跟前夫一起在洪都拉斯生活的两个孩子带来美国。我所律师Scott Bratton...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