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0 Chester Avenue, Cleveland, OH 44114

(216) 566-9908

(216) 566-1125

©2017 by Margaret W Wong & Associates. 黄唯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2019年12月6日星期五,美国公民与移民服务局(USCIS)宣布他们已经成功地对新的H-1B电子注册流程进行了试点测试,并将在接下来的H-1B 配额抽签中实行此流程。在即将到来的2021财年提交H-1B CAP申请的雇主必须参与新的电子注册流程。

首先,什么是H-1B?

H-1B签证是非移民工作签证。...

关于H-1B的最新信息

December 9, 2019

2019年8月14日, 国土安全局公布了关于公共负担不予受理的最终新规。新规于2019年10月15日起正式生效。此新规是对INA中关于不受理项目的重新解释。此条款在INA 第212(a)(4) 条中的解释为:任何申请入境美国以及、或者调整身份的人如果被认定“有可能成为公共负担”,则其不符合入境或调整...

公共负担不予受理新规

October 15, 2019

X女士是通过与美国公民的婚姻而获得了两年的条件绿卡。但是持有绿卡一年多后就与先生有了婚姻问题,不得不分居并面对离婚。X女士因此也非常担心独立无法申请十年绿卡。她找到了我们并与黄唯律师做了电话咨询。咨询后她决定将I-751,即申请移除绿卡的两年限制条件,交于我所处理。

克利夫兰总部的Brian Mare...

以离异身份申请I-751

July 29, 2019

1/1
Please reload

Our Recent Posts

Tags

December 6, 2017

李先生是我所老客户,从2008年到2017, 从无身份到公民身份。我们一直陪伴左右。
李先生是在20年前用旅游签证入境美国的。2008因为犯罪案件而被监禁继而假释,刚成为公民的妻子找到了我们代理李先生的案子。我们立即递交了I-130,批准后又递交了I-485和工卡申请。 工卡很快就批准了。随后李先生又因另一起犯罪案件而被逮捕。就在多起犯罪案件和移民案件复杂的交织中,我所律师为他不断更新工卡、申请豁免、上庭。在这场持续了几年的复杂漫长处理程序后成功为他赢得了绿卡。三年之后他再次找到我们帮他申请公民入籍。此案也顺利结束。李先生现在是一位...

November 18, 2016

一位客户在俄亥俄州因滥用毒品而被判重罪后找到我们。他在美国已拥有合法永久居留权(绿卡)并打算申请入籍。其他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曾经建议他不要申请入籍。我们首先帮助客户的妻子通过245(i)申请绿卡,在她成功拿到绿卡后,我们为客户提出了入籍申请。USCIS在询问了我们的客户之后没有给出结论,并且告诉我们的律师这位客户在观察期将被重新询问,这很大可能是由于客户过去有吸毒的行为而造成。我们的律师辩护道这不是恶性重罪,所以我们的客户有资格入籍。我们的律师决定向联邦法院递交诉讼,这样既然可以让联邦法院裁决,也可迫使 USCIS做出决定。在向联邦法...

November 18, 2016

 我们这位十六岁的小客户是在委内瑞拉出生的。他的母亲是秘鲁人而他父亲是当时在委内瑞拉打球的一名美国篮球队员。一九九二年,母子来到了美国当时是旅游身份。身份过期了以后他们在美国度过了许多年没有身份的日子。母亲一人抚养儿子只是为了能够给儿子最好的条件成长。这个孩子有了美国公民的身份,对他上大学的学费就可以减少许多。我们律师楼开始办理此案的时候跟这位小客户的父亲很难联络上。经过深入的调查和持续的跟孩子父亲沟通,我们终于凑够了申请N-600(美国公民父亲或母亲在美国境外出生的私生子女公民请愿)的文件。我们律师楼找到了证明这位父亲从七十年代的...

November 9, 2016

由于过去的不良记录移民官对您的道德水淮产生了先入为主的印象,您入籍就会有麻烦。一位中国客户在90年代就拿到了绿卡,2001年曾被指控涉嫌危害儿童罪,虽然后来指控不成立,但移民官对该客户的道德水淮产生了质疑。我们的律师仔细研究该客户的案件,采取了巧妙的策略克服难关。虽然按规定入籍面试不能带孩子参加,我们能够既让客户带着儿子参加面试,又有效地使移民官消除了反感。移民官见到客户的儿子后,被父子之间深厚的情谊打动了。另一个难题是,由于该客户自行经商,移民官要求该客户提供过去5年的报税记录,并告之1个月后提供。若我们坐等1个月,该客户就不能参...

May 13, 2015

 2009年,我们一名来自黎巴嫩的女客户G女士第一次向我们咨询了一个刑事犯罪问题。 G女士曾是一名永久居民,她因为偷盗被捕,并有轻微盗窃的刑事定罪记录。G女士聘请的刑事犯罪律师设法将偷窃的指控减轻为侵略性侵入。因为涉及道德堕落的犯罪会使移民没有资格成为美国公民,所以能够将指控减轻是很重要的。

我们告诉G女士她获得公民权将会很困难,但我们愿意帮助她,因为我们相信她的偷窃行为并不构成道德堕落。然而尽管G女士通过了语言和历史常识入籍考试,面试官也建议她的申请应该得到批准, 她的N-400申请最后由于刑事犯罪被USCIS否决了。我们递交了N-...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