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0 Chester Avenue, Cleveland, OH 44114

(216) 566-9908

(216) 566-1125

©2017 by Margaret W Wong & Associates. 黄唯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2019年8月14日, 国土安全局公布了关于公共负担不予受理的最终新规。新规于2019年10月15日起正式生效。此新规是对INA中关于不受理项目的重新解释。此条款在INA 第212(a)(4) 条中的解释为:任何申请入境美国以及、或者调整身份的人如果被认定“有可能成为公共负担”,则其不符合入境或调整...

公共负担不予受理新规

October 15, 2019

X女士是通过与美国公民的婚姻而获得了两年的条件绿卡。但是持有绿卡一年多后就与先生有了婚姻问题,不得不分居并面对离婚。X女士因此也非常担心独立无法申请十年绿卡。她找到了我们并与黄唯律师做了电话咨询。咨询后她决定将I-751,即申请移除绿卡的两年限制条件,交于我所处理。

克利夫兰总部的Brian Mare...

以离异身份申请I-751

July 29, 2019

Z女士来到美国后自己递交了以计划生育迫害为基础的政治庇护。案子最后被转到法庭上,需要上庭。她找到黄唯律师楼希望我们能够帮助她继续下去自己的案子。纽约办公室的William律师接手了本案。从递交律师代理表到上小庭,从小庭再到大庭,Z女士等待了两年。在上庭之前半年,William律师跟Z女士合作收集了所...

因计划生育迫害而获得政治庇护

July 2, 2019

1/1
Please reload

Our Recent Posts

Tags

October 15, 2019

2019年8月14日, 国土安全局公布了关于公共负担不予受理的最终新规。新规于2019年10月15日起正式生效。此新规是对INA中关于不受理项目的重新解释。此条款在INA 第212(a)(4) 条中的解释为:任何申请入境美国以及、或者调整身份的人如果被认定“有可能成为公共负担”,则其不符合入境或调整身份的资格。此新规通过对“公共负担”的重新定义,限制了能够申请绿卡的移民资格, 并且针对申请非移民签证的人增加了新的要求。特朗普政府借此新规继续更改我们的移民法。

公共负担这一规定自19世纪起就已经是一项标准的移民政策。当时国会颁布了一项法...

July 29, 2019

X女士是通过与美国公民的婚姻而获得了两年的条件绿卡。但是持有绿卡一年多后就与先生有了婚姻问题,不得不分居并面对离婚。X女士因此也非常担心独立无法申请十年绿卡。她找到了我们并与黄唯律师做了电话咨询。咨询后她决定将I-751,即申请移除绿卡的两年限制条件,交于我所处理。

克利夫兰总部的Brian Marek作为高级律师助理从收集资料到表格填写以及与客户的沟通方面积极有效。在递交申请不到12个月之内就顺利获得了I-751的批准。期间没有收到补充资料的通知或者面见通知。这无疑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案子。X女士日前很开心的通知我们她收到了十年绿卡。

能...

July 2, 2019

Z女士来到美国后自己递交了以计划生育迫害为基础的政治庇护。案子最后被转到法庭上,需要上庭。她找到黄唯律师楼希望我们能够帮助她继续下去自己的案子。纽约办公室的William律师接手了本案。从递交律师代理表到上小庭,从小庭再到大庭,Z女士等待了两年。在上庭之前半年,William律师跟Z女士合作收集了所需要的所有资料并提前递交于法庭。在上大庭之前,William律师和助理Michael Fungsang跟Z女士进行了长达几个小时的培训。在充分的准备之下,Z女士的政庇申请最终获得法官的批准! 现在我们可以帮助申请丈夫的I-730了。

June 6, 2019

M女士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也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无奈在中国,家庭暴力并不被警察重视,施暴者不会受到惩罚。M女士的丈夫不仅常常暴力殴打她,还赌博成性,终招致高利贷人追债上门。为了自己的安全,也为了孩子们的前途,M女士最终决定离开中国,前往美国。

M女士在入境美国之前被墨西哥黑社会所控制,在精神上和身体上备受折磨和凌辱。但最终还是设法入境了美国并来到了纽约。她在到达纽约后就立即找到了我所寻求帮助。黄唯律师立即建议申请政治庇护。

我所律师及时的一年期到来之前递交了申请。两个月后我们收到了政治庇护面见通知。纽约办公室的Joseph Fungsan...

June 4, 2019

N先生来自中国大陆并在2014年找到我们代理他的移民案件。N先生当时已经有雇主并且雇主愿意担保他申请EB-3。我所律师Francis Fungsang 作为就业类移民签证的专家当时接手了这个案子。N先生的PERM 和I-140 都很顺利的批准了。I-140批准后必须要等待排期。N先生的排期是在2017年6月到的,随后Francis律师立即准备了I-485。在收到I-485面见通知后,律师又与N先生进行了详细的培训。N先生很顺利的拿到了绿卡!

April 16, 2019

L女士来我所咨询的时候是绿卡持有者。她是通过前夫的申请在中国获得移民签证后入境美国的。现在她想为居住在中国的现任丈夫和儿子申请移民美国。在了解L女士之前的婚姻案件细节之后,我们立即递交了I-130。I-130面见是在美国安排的,由我所律师陪同L女士前往。基于充分的准备,I-130顺利批准。批准之后我们就开始准备递交给大使馆的三包四包资料并支付签证费用等。最终的签证面前是在大使馆进行。在L女士的现任丈夫去大使馆面签之前由我所律师做了详尽的长时间的电话培训。最终L女士丈夫和儿子的申请顺利被批准。他们终于可以入境美国并生活在这里了。

案件中...

April 3, 2019

Z先生出生于中国,在20年前持有一本假护照入境美国。在机场已到达外国人的身份假释入境。他的妻子为美国公民并成功申请了I-130. 之后他的前律师又帮助递交了I-601豁免但是被否决了。他在这样的情况下找到了我们。

在我所律师详细了解案件细节后,立即重新递交了I-601和I-485. 我们收集了很多关于极度困难的支持资料, 在收到了面见通知后详细的培训了客户并陪同面见。面见过后几个月I-601就获批了。之后移民局开始审理I-485绿卡申请。 但是在等待了1年多后还是没有消息。所以我们又递交了强制执行令。在我所律师和政府方律师的反复交涉以...

March 25, 2019

L女士出生于中国。她曾在中国练法轮功而遭遇迫害。被逼无奈之下于2006年来到了美国并申请了政治庇护。很不幸的是她的政庇申请被否决,上诉也为成功。就这样,她被下了递解令。

虽然身份没着落,但是她至少还有丈夫和女儿给予些许安慰。由于丈夫是美国公民,他申请了I-130,并被批准。但是由于递解令,L女士无法直接申请绿卡。

在这种情况下,她找到了我所。因为她的I-130已经被批准了,所以我们接下来就是递交I-212,即驱逐或递解出境返美许可申请。我们向移民局递交了很多资料来证明L女士若被驱逐,那么她的美国公民身份的丈夫和女儿将会遭遇极度的困难。他...

March 25, 2019

K先生出生香港,在1986年的时候持学生签证来到美国。在完成学业后决定留下来。就这样,他相安无事的在美国生活了几十年,期间也未婚,直到在他50岁的时候通过朋友认识了现任妻子。当时妻子是美国公民,居住在纽约。而他住在底特律。尽管异地分居,但是他们感情水到渠成。

两人结婚后立即找到了我所帮助办理婚姻绿卡。我们同时递交了I-130 和 I-485. 这个申请很快就被批准。由于当时他们结婚未满两年,所以K先生拿到的是两年条件绿卡。

在快要到两年时,他们再次来到我所托办I-751,即申请去除两年的限制条件。我们在详尽的准备了了资料后递交了申请。最...

March 19, 2019

Y先生出生中国大陆,和妻子育有三个孩子。在中国政府计划生育政策的逼迫下他们因为超生被罚了巨额罚金。妻子被迫做了结扎手术。为了逃离这样的迫害,他来到了美国并申请了政治庇护。不幸的是,他的政治庇护被否决了。尽管如此,他还是选择继续留在美国生活。

他生活在纽约市并经营了一家小餐馆。就在他以为生活顺顺利利的时候,他在一次送外卖的路上被一帮混混袭击。他受了很严重的伤但是所幸也恢复了。由于他是严重犯罪行为的受害者,他有资格申请U签证。我所联系了各类相关的单位并收集到了所需证据并递交了申请。U签证的审理速度是知了名的慢。在耐心等待并回复了RFE(补...

Please reload